鹿景菇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七月叶:

改个图,p2是原图,看这个视频笑死了,

不过德叔的臀是好看啊(:3/)

裘光/伪钤光  《好梦如旧》

约莫还是当年。
他们将酒坛捧高,肩叠肩,肘搭肘,薄甲春衫都不需论,只并靠着。夜风里掺野露,陵光偏开脸想避避月色,高草掩过旷下,他看见裘振模糊不清的脸。
十五,或是十七了?
这时的裘振还未称将,还是满心鸿鹄志向—— 还有…满门忠烈宗亲在堂。
他一双手,持剑带刀,这会儿是还干净的,虎口茧子也细,也密。有片刻恍惚,他二人拥抵着翻过身。
这是裘振。
口里残存的酒,囫囵着咽下,那双手扫开他面上碎发,指腹擦在鼻息间,又擦上唇。
—— 这是裘振。
陵光想,这时的裘振,还不是一无所有。

少年人的心,如江河,如湖海,倘若他纵马,春城飞花处皆可是天下。
… 这样的裘振啊。

陵光伏低半张脸。
束额上绞紫的细绳浸乌了,湿漉漉的,让裘振摸把过,有心贴拢鬓角,他整副肩背都辗在草褥里,光溜的像块玉 ——连骨头带皮肉的,都透着亮。
而裘振紧紧箍扣住他,掌心腻着汗,由肩头描策图似得抚。
天璇还如常,风露也自香。
于是天下,便在这半刻的须臾间、方寸里、丈尘中,径自周圜。
陵光滑腻的指头尖,这时还不沾权,十段只带好声色的钩子,无声攀拽上去,续成短促的一句耳语私话。
他们之间的情事从不骄矜,利落热切,有酒即穿肠。

"裘振," 陵光吃力地抬开眼,他看见远上的月,只一点,又尖又小。
他哑声问,"你腰上的剑呢?"
裘振没有说话。他或许是跑马太急,或许还搁在枕边上,由不得陵光细想,天地都失了颜色。
有人——或说是,裘振吻上他。
唇面并不十分暖,却妥帖周到得过分。
陵光只顾上张了张口。嗓里细细凉凉的,交糅卷吞都还醉着,酒气便当即裹涌上来,像含进了着松枝上的,最陈最缱绻一捧雪。
他被小心拢着,将话未话,喘息都哽吊起来,尾音又哑又软,听不分明,被悉数吮咂干净。
这样生疏而情切的一个吻。

“…裘振,本王只是想来送你。“

天色即白,而风声止过陵水。
裘振挺直的脊背,薄光间看还如少年。
陵光在长巷里送他。送他去做一件送命的,也非做不可的事。
天璇的好男儿何其多,陵光想。可他能托信到的人,当时当刻,只有裘振而已。
他们之间未必还存着太多清晰的感情,陵光执权,裘家变故后,或许只在床笫间,裘振还是裘振。

“旧事无需再提。“
那当真,是一桩旧事了。

余温还晕在面上,裘振指腹的汗腻过来,徐徐摩挲着,忽然就覆住他的脸。掌心也热,眉眼也热,陵光惶然伸手去捉。
月牙沉下来,像柄落帐的圆钩。
他摸到这双手不生茧的虎口。
他说,“裘振。“
——裘振啊。

四围帐子虚罩,炉香拢着紫气,庭殿无风。
公孙钤敛低眼,居高临下,容色谦恭。
而后置若罔闻地吻他。
“王上。“

宫人熄了帐外最后一盏灯。
夜过三更。

——TBC.

怎么讲呢,我写我的,爱看不看,大腿肉自己吃,不要跟我扯政治立场,cptag摘了ok,我自个的肉自个吃(ㆁᴗㆁ❀)
至于"克夫""前夫哥""小寡妇"这种话,别还文绉绉的,"希望姑娘只是玩笑"🙃 别了别了不是什么姑娘,我就想问一句,不是玩笑还是啥,恶毒的诅咒么:)
我写东西的,你看东西的,不强买强卖,别戾气那么重啊大兄弟。

这里就是爱吃包子,瞎几把乱吃想吃就吃,包子漂亮我爱吃就这么个意思了。

不喜欢的朋友我建议你啊,点出去扎我小人,文章有什么错,错的是我啊:) 去隔壁双白借个跳大神的怼我,白白┗=͟͟͞͞( ˙∀˙)=͟͟͞͞┛